茶礼仪网专注茶道礼仪,弘扬茶道文化。传播茶叶知识、茶道、茶艺、品茶、泡法知识。 茶叶资讯 茶叶问答 茶叶百科 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茶叶网>茶叶资讯>茶文化>茶道文化>品茗日本草庵茶学习日本最纯正的茶道

品茗日本草庵茶学习日本最纯正的茶道

2019-05-15 11:53:26 茶礼仪网

茶道已成为日本人最喜爱的文化形式,也是最常举行的文化活动。喜爱茶道的人比比皆是。为追求茶道而终身不嫁的女子,为追求茶道而辞去公职的男人屡见不鲜。现在,此茶道被认为日本文化的结晶,日本文化的代表。

唐代,中国饮茶传入日本,日本人最初模仿,其后渐渐融入了本国固有的文化,经过珠光、绍鸥、千利休的改革,形成了日本独特的茶道文化“草庵茶”。

日本“草庵茶”是在武士阶层的直接推动下形成的,对于商人出身的茶人们而言,饮茶不仅仅是一种奢侈的生活方式,更是生存的手段,他们借此步入政界,获得了大量的财富和崇高的地位。明代文人茶的代表人物大多是政治上失意或无意从政的知识分子,饮茶是他们读书、作诗等书斋生活的一部分,充满了浓浓的书卷味道。


日本茶道界从利休时期开始使用高丽茶碗,1587年指导长次郎完成了纯日本产的“乐窑茶碗”。长次郎的代表作宝舟茶碗整体风格优雅持重,不均衡中含有一种跳跃感。碗底开阔,碗口收紧,谦虚中带有威严。


“草庵”实为茶人为远离名利世俗,追求平静生活而建的朴素茅屋之意。露地草庵不是供人欣赏的,而是修行的道场。为了突出这一特点,茶庵布局处处独具匠心。如庭院一般只种常绿植物而不栽花,茶庭中基本不留空地,以此营造出沉思瞑想的世界。茶室内部用凹凸、窗户和天窗布置创造出千变万花的小空间。大量使用自然材料,不加修饰,追求空寂、枯寒的气氛。当阳光从墙壁底部的小窗射入时,茶室里充满了简朴、洁净、安详的气氛,启发茶人专心参禅,悟出真我。

CHIHIRO 綠茶 櫻花綠茶 日本茶叶 价格:35.5元

綠茶加上櫻花樹葉精製而成。茶的芬芳清香猷如被隨著微風飄逸的櫻花樹葉圍遶著,略帶鹹味是它的著重點。



草庵茶的茶道是对高贵、财富、权利的彻底批判,以及对低贱、贫穷的新的价值发现与价值创造。

综上所述,日本“草庵茶”茶具、茶道集中体现了日本人对饮茶文化的改造和创新。改造后日本茶具更具日本特色,集中体现了草庵茶不均衡、简素、枯高、自然、脱俗、幽玄、静寂的禅宗文化性格和艺术特性。 草庵茶室在各个细节上也都体现了营造禅道风格的宗旨,使人感到是一种纯粹的对精神空间的追求。

中国茶道的精神-正清和雅

 中国道的精神——正清和雅

       柏林禅寺是赵州从谂禅师“吃茶去”名言诞生的地方、赵州禅茶文化的源头,如今被国际禅茶文化界尊为“禅茶一味”的故乡。20世纪60年代,日本的铃木大拙教授在欧美弘扬禅宗文化,以致在西方学界形成了“禅的故乡在日本”的错误认识。同样,由于日本茶道在国际上的广泛传播,一说到“茶道”,大多数人只知道日本的众多流派。进入上世纪80年代以来,韩国茶道的兴起,让世人再次瞩目东方茶道。但日前在柏林禅寺举办的禅茶大会更是天下茶人的寻根盛典。10月19日早8时30分,作为“首届天下赵州国际禅茶交流大会”的总协调人,河北赵县(旧称赵州)柏林禅寺年轻方丈明海法师率众来到山门前,迎候来自中国内地、香港、台湾、澳门及韩国等地的400多位茶人。唐代赵州禅师在观音院(今柏林禅寺)留下“吃茶去”的禅门公案,催生了茶禅之道。千年来,一盏禅茶,清香四逸,飘然过海,泽被韩国、日本,后辗转传播到欧美。如今,海内外的众多茶人为“赵州茶”所吸引,前来参加禅茶交流大会。9时,在悠悠庄严肃穆的佛乐中,伴着钟鼓的宏声,在明海法师的陪同下,与会的茶人们来到万佛楼。净慧老和尚领众在万佛楼礼佛。礼佛仪式结束后,在赵州禅师舍利塔前开始举行供茶法会,柏林禅寺僧众和海内外来宾分别诵经礼塔,各茶道代表队精心做茶,并将做好的茶庄重地供养赵州禅师。仪式典雅,佛乐悠扬。
       净慧老和尚拈香说法,随着一句洪亮而悠长的“吃茶去”,每个到场的人都分享到了一杯茶。河北赵县柏林禅寺始建于东汉末年,在唐代以前叫观音院,元代由朝廷赐额柏林禅寺,延续至今。她是一座有着1700多年历史的佛教圣地,是中国佛教禅宗的祖庭,史称“古佛道场”、“畿内名刹”。同时,也是赵州从谂禅师“吃茶去”公案诞生的地方、赵州禅茶文化的源头,被国际禅茶文化界尊为“禅茶一味”的故乡。唐朝时,有两位僧人从远方来到赵州,向赵州禅师请教如何是禅。赵州禅师问其中的一个,“你以前来过吗?”那个人回答:“没有来过。”赵州禅师说:“吃茶去!”赵州禅师转向另一个僧人,问:“你来过吗?”这个僧人说:“我曾经来过。”赵州禅师说:“吃茶去!”这时,引领那两个僧人到赵州禅师身边来的监院(寺院的管理者之一)好奇地问:“禅师,怎么来过的你让他吃茶去,未曾来过的你也让他吃茶去呢?”赵州禅师称呼了监院的名字,监院答应了一声,赵州禅师说:“吃茶去!”一句“吃茶去”,一碗“赵州茶”,代表着赵州禅师的禅心。禅的修证,在于体验和实证。语言表达无法与体验相比。参禅和吃茶一样,是冷是暖,是苦是甜,禅的滋味,别人说出的,终究不是自己的体悟。所以,万语与千言,不如“吃茶去”三字。赵州禅师“吃茶去”的公案开启了“茶禅一味”的先河,禅茶之道深深融入中国乃至东南亚各国人民的日常生活,至今在韩国、日本等国家的一些茶馆还悬挂着“吃茶去”的书法,供奉着赵州禅师的画像。说到禅,人们就会想到青灯古佛、远离世事、读经打坐的佛门修持。禅是梵文“禅那”的省音译,意译为“思维修”、“静思虑”,是通过静坐调节身心,超越狭隘的自我的修习方法。前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说:“禅是一面镜,它可以照明人的心境;禅是一盏灯,它可以指引人的心路。禅不完全是生活,但禅里有生活,生活中有禅。”而茶则是禅在生活中的具体体现。
      “生活禅”概念的提出者,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净慧老和尚说:“作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禅茶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之精神在人生日用中的落实与升华。中国传统文化中,儒家主正气,道家主清气,佛家主和气。中国的茶文化的精神可以用‘雅’字体现。‘正清和雅’四个字,四种气大致可以概括中国传统文化的主要精神。‘正清和雅’的综合,完整地体现了禅茶文化的根本精神。”茶文化在向世界各地传播的过程中,形成了不同的风格。比如在日本,茶道侧重于宗教仪式化;在韩国,茶道侧重于具体实用的礼仪化;在中国,茶道侧重于艺术表演性质。柏林禅寺方丈明海法师说,虽然各有不同,但禅茶文化的根在中国。当日中午,柏林禅寺观音殿前还举行了“无我茶会”。在悠扬的古琴声中,30多位参加者一同抽签,按号码落座,围坐一圈,全神贯注地做茶,向茶友奉献上亲手泡制的清香温润的香茶,在将做好的茶奉献给周围的人的同时,也品味别人奉献的茶。禅茶文化学术交流大会上,中韩两国学者交流了各自对于禅茶文化的感悟,也同时感受了两国禅茶文化的同根同源。韩国茶文化学者金哲洙教授一句中文“吃茶去”,道出了赵州禅茶文化已经跨越了国界,超越了民族的界限,成为国际的禅茶文化。而台湾茶文化学者范增平老先生的一句亲切的韩语问候,更拉近了中韩两国友人之间心与心的距离。北京大学哲学系楼宇烈教授认为赵州禅师“吃茶去”的公案,把世俗的茶引领入禅境中去,通过对茶色香味的欣赏,陶冶性情,启发智慧,提升人格。20日,与会各茶队在河北省人民会堂举行了风格迥异的茶艺表演。国内来自浙江杭州、云南昆明、江西南昌、四川雅安等5支表演队和韩国的釜山熟友会、毗琉璃禅茶会、扶余茶会、云上茶会、茶道教育会等5支表演队为观众献上了禅韵十足的茶艺表演。各队表演风格不同,但呈现的主题只有一个:禅茶一味,故乡赵州。

美感仪式表演:日本茶道

道也叫作茶汤(品茗会),自古以来就作为一种美感仪式受到上流阶层的无比喜爱。现在,茶道被用作训练集中精神,或者用于培养礼仪举止,为一般民众所广泛地接受。日本国内有许多传授茶道各流派技法的学校,不少宾馆也设有茶室,可以轻松地欣赏到茶道的表演。据日本最大茶道流派里千家弟子介绍,学至高层以后,日本茶道流派和中国茶道流派会有许多类似之处,比如中国太极茶道流派中的许多“气息捋顺”、“虚心掌法”、“端袖云手”等,在日本茶道流派中也是有一样的讲究。

日本茶道的祖师

首先创立茶道概念的是十五世纪奈良称名寺的和尚村田珠光(公元一四二三~一五零二年)。公元一四四二年,十九岁的村田珠光来到京都修禅。当时奈良地区盛行由一般百姓主办参加的"汗淋茶会"(一种以夏天洗澡为主题的茶会),这种茶会首创的采用了具有古朴的乡村建筑风格的茶室——草庵。这种古朴的风格对后来的茶道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成为日本茶道的一大特色。村田珠光在参禅中将禅法的领悟融入饮茶之中,他在小小的茶室中品茶,从佛偈中领悟出"佛法存于茶汤"的道理,那首佛偈就是大家都熟悉的"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村田珠光以此开创了独特的尊崇自然、尊崇朴素的草庵茶风。由于将军义政的推崇,"草庵茶"迅速在京都附近普及开来。珠光主张茶人要摆脱欲望的纠缠,通过修行来领悟茶道的内在精神,开辟了茶禅一味的道路。据日本茶道圣典《南方录》记载,标准规格的四张半榻榻米茶室就是珠光确定的,而且专门用于茶道活动的壁龛和地炉也是他引进茶室的。此外,村田珠光还对点茶的台子、茶勺、花瓶等也做了改革。自此,艺术与宗教哲学被引入喝茶这一日常活动的内容之中并得到不断发展。继村田珠光之后的一位杰出的大茶人就是武野绍鸥(公元一五零二~一五五五年)。他对村田珠光的茶道进行了很大的补充和完善,还把和歌理论输入了茶道,将日本文化中独特的素淡、典雅的风格再现于茶道,使日本茶道进一步的民族化了。在日本历史上真正把茶道和喝茶提高到艺术水平上的则是日本战国时代的千利休(公元一五二二~一五九二年),他早年名为千宗易,后来在丰臣秀吉的聚乐第举办茶会之后获得秀吉的赐名才改为千利休。他和薮内流派的始祖薮内俭仲均为武野绍鸥的弟子。千利休将标准茶室的四张半榻榻米缩小为三张甚至两张,并将室内的装饰简化到最小的限度,使茶道的精神世界最大限度的摆脱了物质因素的束缚,使得茶道更易于为一般大众所接受,从此结束了日本中世茶道界百家争鸣的局面。同时,千利休还将茶道从禅茶一体的宗教文化还原为淡泊寻常的本来面目。他不拘于世间公认的名茶具,将生活用品随手拈来作为茶道用具,强调体味和"本心";并主张大大简化茶道的规定动作,抛开外界的形式操纵,以专心体会茶道的趣味。茶道的"四规七则"就是由他确定下来并沿用至今的。所谓"四规"即:和、敬、清、寂。"和"就是和睦,表现为主客之间的和睦;"敬"就是尊敬,表现为上下关系分明,有礼仪;"清"就是纯洁、清静,表现在茶室茶具的清洁、人心的清净;"寂"就是凝神、摒弃欲望,表现为茶室中的气氛恬静、茶人们表情庄重,凝神静气。所谓"七则"就是:茶要浓、淡适宜;添炭煮茶要注意火候;茶水的温度要与季节相适应;插花要新鲜;时间要早些,如客人通常提前十五到三十分钟到达;不下雨也要准备雨具;要照顾好所有的顾客,包括客人的客人。从这些规则中可以看出,日本的茶道中蕴含着很多来自艺术、哲学和道德伦理的因素。茶道将精神修养融于生活情趣之中,通过茶会的形式,宾主配合,在幽雅恬静的环境中,以用餐、点茶、鉴赏茶具、谈心等形式陶冶情操,培养朴实无华、自然大方、洁身自好的完美意识和品格;同时,它也使人们在审慎的茶道礼法中养成循规蹈矩和认真的、无条件的履行社会职责,服从社会公德的习惯。因此,日本人一直把茶道视为修身养性、提高文化素养的一种重要手段。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茶道在日本会有着如此广泛的社会影响和社会基础,且至今仍盛行不衰了。

日本茶道的流派

现今日本比较著名的茶道流派大多和千利休有着深厚的关系,其中以里千家最为有名,势力也最大。自千利休在秀吉的命令下剖腹自杀之后,千家流派便趋于消沉。直到千利休之孙千宗旦时期才再度兴旺起来,因此千宗旦被称为"千家中兴之祖"。到了千宗旦的晚年,他隐居之后,千家流派便开始分裂,最终分裂成三大流派,这就是"三千家"的由来。下面简单的介绍几个流派:表千家:千家流派之一,始祖为千宗旦的第三子江岭宗左。其总堂茶室就是"不审庵"。表千家为贵族阶级服务,他们继承了千利休传下的茶室和茶庭,保持了正统闲寂茶的风格。里千家:千家流派之一,始祖为千宗旦的小儿子仙叟宗室。里千家实行平民化,他们继承了千宗旦的隐居所"今日庵"。由于今日庵位于不审庵的内侧,所以不审庵被称为表千家,而今日庵则称为里千家。武者小路千家:千家流派之一,始祖为千宗旦的二儿子一翁宗守。其总堂茶室号称"官休庵",该流派是"三千家"中最小的一派,以宗守的住地武者小路而命名。薮内流派:始祖为薮内俭仲。当年薮内俭仲曾和千利休一道师事于武野绍鸥。该流派的座右铭为"正直清净"、"礼和质朴"。擅长于书院茶和小茶室茶。远州流派:始祖为小堀远州,主要擅长书院茶。

日本茶道的茶事

日本人相当注重形式,茶道便是这样的一种体现。他们喜欢当着客人的面准备食物,像铁板烧,让客人不仅能吃到食物,还能学习到烹饪的方法,茶道也是如此。日本茶人在举行茶会时均抱有"一期一会"的心态。这一词语出自江户幕府末期的大茶人井伊直弼所著的《茶汤一会集》。书中这样写到:"追其本源,茶事之会,为一期一会,即使同主同客可反复多次举行茶事,也不能再现此时此刻之事。每次茶事之会,实为我一生一度之会。由此,主人要千方百计,尽深情实意,不能有半点疏忽。客人也须以此世不再相逢之情赴会,热心领受主人的每一个细小的匠心,以诚相交。此便是:一期一会。"这种"一期一会"的观念,实质上就是佛教"无常"观的体现。佛教的无常观督促人们重视一分一秒,认真对待一时一事。当茶事举行时,主客均极为珍视,彼此怀着"一生一次"的信念,体味到人生如同茶的泡沫一般在世间转瞬即逝,并由此产生共鸣。于是与会者感到彼此紧紧相连,产生一种互相依存的感觉和生命的充实感。这是茶会之外的其他场合无法体验到的一种感觉。茶事的种类繁多,古代有"三时茶"之说,即按三顿饭的时间分为朝会(早茶)、书会(午茶)、夜会(晚茶);现在则有"茶事七事"之说,即:早晨的茶事、拂晓的茶事、正午的茶事、夜晚的茶事、饭后的茶事、专题茶事和临时茶事。除此之外还有开封茶坛的茶事(相当于佛寺的开光大典)、惜别的茶事、赏雪的茶事、一主一客的茶事、赏花的茶事、赏月的茶事等等。每次的茶事都要有主题,比如某人新婚、乔迁之喜、纪念诞辰、或者为得到了一件珍贵茶具而庆贺等等。茶会之前,主人要首先确定主客,即主要的客人,一般为身份较尊贵者,像千利休之于丰臣秀吉。确定了主客之后再确定陪客,这些陪客既要和主客比较熟悉又要和主客有一定的关系。决定客人之后便要开始忙碌的准备茶会了,这期间客人们会来道谢,因为准备工作的繁忙主人只需要在门前接待一下即可。一般茶会的时间为四个小时,太长容易导致客人疲惫,太短又可能无法领会到茶会的真谛。茶会有淡茶会(简单茶会)和正式茶会两种,正式茶会还分为"初座"和"后座"两部分。为了办好茶会,主人要东奔西跑的选购好茶、好水、茶花、做茶点心及茶食的材料等。茶会之前还要把茶室、茶庭打扫的干干净净,客人提前到达之后,在茶庭的草棚中坐下来观赏茶庭并体会主人的用心,然后入茶室就座,这叫"初座"。主人便开始表演添炭技法,因为整个茶会中要添三次炭(正式茶会的炭要用樱树木炭),所以这次就称为"初炭"。之后主人送上茶食,日语为"怀石料理"(据说和尚们坐禅饥饿时将烤热的石头揣在怀里以减少饥饿感,故称)。用完茶食之后,客人到茶庭休息,此为"中立"。之后再次入茶室,这才是"后座"。后座是茶会的主要部分,在严肃的气氛中,主人为客人点浓茶,然后添炭(后炭)之后再点薄茶。稍后,主人与客人互相道别,茶会到此结束。茶会通常有纪录,纪录的内容包括与会众、壁龛装饰、茶具、饭菜、点心等情况,有时还加入与会众的谈话摘要和纪录者的评论。这种纪录叫"会记"。古代有很多著名茶会的会记流传下来,成为现代珍贵的资料,如《松屋会记》、《天王寺屋会记》、《今井宗久茶道记书拔》、《宗湛日记》等被称为四大会记。

日本茶道的茶具

说起日本的茶道离不开茶道用具,茶具是茶道最具表现力的载体之一,强调同季节时令相适应,同时还要与茶室的布置协调统一,有助于营造和谐的气氛。茶具的种类繁多,陶瓷器、漆器、铁器、铜器、土器、木器、竹器等等都有茶具的身影;大至用具陈设架、茶炉,小到茶勺、酒杯都可称为茶具,但我们常说的茶具则专指饮茶用具,包括茶碗、茶壶、茶入、花入(插花的壶或筒)、水指(洗手的水具)、茶勺等。茶器是兼具观赏与使用的器具,分为客厅用具(公用)和本席用具(专用)。日本茶道的茶具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泡浓茶用的陶瓷小壶,叫做"茶入",根据形状不同分为"肩冲"、"茄子"、"海壶"、"文琳"等;另一类叫做"薄茶器",顾名思义是泡薄茶的,也分很多形状。在所有的茶具中价值最高、品种最多、最为考究的当属茶碗。茶碗一般为陶瓷制品,也有石制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茶碗可算作整个茶具类的代名词。战国时代由千利休设计指导,著名陶工长次郎制作的"乐"茶碗可算是当时的日本产茶碗的顶级作品,可惜的是在历代日本战国游戏中,乐茶碗的价值总是不高。下面简单的介绍一些比较有名的茶器:有乐茶碗:属于大井户茶碗类,因织田信长之弟有乐斋持有而得名。被誉为有女性的曲线美的茶碗,使用了含有铁成分的枇杷色釉药。白天目茶碗:产自中国天目山,故名。赤乐早船:千利休在京都举行茶会时用早晨的快船将其从大坂取来,故名为早船。属于利休七式(七件名茶碗)之一,现存于日本畠山纪念馆。赤乐无一物:这也是赤乐茶碗,《信长野望》和《太阁》系列均有其出现。国司茄子:被称为"天下第一茄子",因最初为伊势国司北畠家持有而得名。本能寺文琳:本来叫做朝仓文琳,因最初为朝仓义景所有而得名。后落入织田信长之手,后信长将其进献给本能寺,故名。初花肩冲:名称来自于足利义政的《金叶集》中藤原盛房的和歌“夏山の青叶まじりのおそざくら初花よりもめづらしきかな”。至此,不由得想起中国茶道流派记载的精彩诗句“茶本灵性木,一碗一春秋”等。

上一篇旋律与茶香的完美融合最佳品茶音乐推荐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