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茶礼仪网专注茶道礼仪,弘扬茶道文化。传播茶叶知识、茶道、茶艺、品茶、泡法知识。
您所在的位置:茶叶网>其他茶>一只青花瓷杯

一只青花瓷杯

2021-03-13 访问量: 47 茶礼仪网

看到它的第一眼,霎时许多理由都鱼贯而出:不锈钢杯装水有铁锈味;塑料杯除了塑料味之外还有一种应付的气味;那只特价瓷杯没盖,跑气;也许不能因为它有深浅不一的青色就叫它青花瓷杯,极有可能这只是一种装饰的颜色而不是工艺。缘于我喜欢青花二字,觉得这样叫一个瓷器能把瓷器叫老,而把人则叫回简单纯粹。它呆在各种各样琳琅满目的货架上。也许洁白通透才是瓷器的最佳形态,货架上简洁居多,这个通身是深深浅浅繁复的花的瓷杯,如一个滚得浑身是泥的乡里孩子初次走上街头,纯朴拘束。

丢几片茶叶进去。茶叶是从老家带过来的,二十元一斤,装在大大小小的竹箩筐摆在巷底,巷子叫茶巷子,是否因卖茶叶为多,不得而知。喝完再买,一壶永远在烧的水倒入玻璃杯里,走两步到巷中,对着太阳看颜色与浮沉。好的,拿一斤,分两个袋子装。

总觉得茶叶最好用瓷器泡,特别是绿茶,铁杯与塑料杯根本就是糟蹋茶,就算是八元一斤的粗茶,用碗喝也好过这些,玻璃杯亦有一种细微的玻璃气息,易传热,初时不能捧,待能捧时不一会就感觉温度嗖跟地从指间滑逸。玻璃透明,一杯茶从浮到沉,从炽热到冰凉,从远及近,了然于胸。瓷杯如谦谦君子,从不把它的味道窜出来,又最好握,沉稳的热徐徐地传入手心,能一直温到茶尽,又往往给人隐匿的愉悦,挡住视线,你不知它里面与背后藏着些什么,你必须伸过眼去看它。

关于瓷器的伸过眼,最记得儿时,吃饭装菜用的是极粗糙的碗,麻点不必说,一枝红梅伸着伸着花色突然就断了的亦是常事,甚至碗口都不够圆。艰苦让这些也堂皇的成为了财产的一部份,乡里邻里吃饭喜欢窜门,或者互赠好菜,饭菜碗混淆是常有的事。为了区别,各家就在碗上钉字,字一般是儿女的名字,这样也就标明财产所属了,两个小兄弟闹意见了,哥哥是决计不让弟弟拿他的碗,满禾场追着跑,弟弟跑不赢,把碗撒手一丢,禾场地软,碗又粗厚,摔不破,滚几滚,引来凑着鼻子的狗。舅舅家儿女众多,碗底有字:来,良,军,辉,桃。字应是拿细尖细尖的东西戳出来的,只把釉面戳掉,露出细细点点的黄褐色的底里。不过那个黄褐色现在想来应是经年的菜汤浸染所至,再粗的瓷也应是白色才对。

来是老大,儿子,又有出息。所以舅舅家“来”字的碗最多,混到我家的也就多了,有时吃着吃着菜,两根湿搭搭的红菜苔下面,俨然有字,我与姐就打堵,看是哪个字,猜中了的,那剩下的两根菜就是赌品。舅妈一到我家来就到碗柜里看,说你看你看,这是我们家的碗,又跑到你家来了。我抢嘴道:是你上次端菜来,又忘了拿走,再说我屋的碗不知有多少有你家里呢,我家的碗还比你家贵呢。妈在一旁,那气的情形,像要马上跳起来打我。打还是没打,记不清了,我想应是打过的。

现用的瓷器,除了碗,就是茶杯。其它的用具早就被其它的东西代替,我记得那时家里有许多瓷器用具,糖油黄豆碗豆都用瓷罐,靛蓝花色,厚重质朴。表嫂家的一双儿女好吃,表嫂就把有些瓷罐藏在衣柜里。没想她儿子晚上起夜,竟打开柜门打开罐口径直朝里射,第二日表姐闻到异味,才发现一罐黄豆与碗豆都泡软了,目标非常准确,旁边的衣服却未沾染,更怪的是,儿子竟然毫无记忆,朝死里打也不承认是自己干的。直到一天晚上当场逮到儿子起夜,他正准备伸手打开衣柜,充耳不闻呵斥的样子,灯打开时发现孩子在梦游。后来是怎样把梦游成功地牵引到厕所,忘记打听了。

一些字下来,茶已凉了,二十元一斤的茶叶果然不见有多好,一凉就苦,发涩。不过这种茶从小喝起,苦涩也成了习惯,习惯把最后的凉茶一仰脖灌下去了事,溜进几片茶叶也一并嚼了。这只我所谓的青花瓷杯,完成了今天最后一泡茶的任务,静静地坐在灯下,通体繁杂热闹的花在瓷的质地下出奇的沉静洁雅,宛若最癫狂绚烂的爱情,被时间沉淀成无语的生命搀扶。

有用+10

客官,赏一个再走?

茶礼仪网微信钱包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分享
  1. 茶叶咨询加微信:chaliyi1 (可提供茶叶试饮)
  2. 茶礼仪网专注茶道礼仪,弘扬茶道文化。传播茶叶知识、茶道、茶艺、品茶、泡法知识。
  3. 了解更多茶叶知识,关注微信公众号:茶礼仪网
  • 茶礼仪网微信客服
  • 茶礼仪网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倒勾茶 下一篇肉骨和茶的姻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