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茶礼仪网专注茶道礼仪,弘扬茶道文化。传播茶叶知识、茶道、茶艺、品茶、泡法知识。
您所在的位置:茶叶网>红茶>楼耀福:域外寻茶记---斯里兰卡闻茶香

楼耀福:域外寻茶记---斯里兰卡闻茶香

2021-04-12 访问量: 46 茶礼仪网

去斯里兰卡之前,我在互联网上比较各家旅行社安排的线路和景点。我朋友得知,说他也想去,已有攻略。我看后,没跟他去。唯一的原因是他不去高山茶园。斯里兰卡被称世界三大红茶产地之一,不去茶园,岂不遗憾?

我自己选了一条路线:科伦坡——西格里亚游览狮子岩——康提——努瓦勒埃利耶——霍尔顿平原国家公园——南部海滨度假区。

斯里兰卡有七大产茶区,努瓦勒埃利耶是顶级红茶的主要产区。游览康提后,第三天我们就直奔努瓦勒埃利耶茶山。午间吃饭时在餐厅,已经看得见高山上的一片片茶园,我有点激动。寻茶,居然寻到了斯里兰卡。


努瓦勒埃利耶终年气候温和,被誉为亚洲的花园城市,以小山,峡谷、瀑布闻名,有“小英伦”、“东方瑞士”的美称,是斯里兰卡的避暑胜地。一百多年前,英国人聚居于此,购买土地种茶,将开明的欧洲文化带到这里。现今,殖民时期建筑保存完好,鲜花簇拥,依然洋溢着浓郁的欧陆气息。城外,则是绵延的茶山,苍郁蓊翠。

由于气候温暖和水分充足,这里的茶园几乎可以终年采摘。当地导游莉娜带我们去著名的迈克伍兹茶厂(MackwoodsTea Centre)。这家茶厂1841年由英国人建立,有自己的茶叶基地,据说早年的有些机器还在使用,制茶工艺至今未变,每道工序也是按照一百多年前的老方法制作。


茶厂的品茶室是一间木结构的平房。室外鲜花盛开,绿色的遮阳伞下,摆放着好几张白色茶桌和座椅,桌上是精致的茶具。

对面大片茶山,从谷底直至山顶,满山遍野皆茶树。茶山高处有一排白色英文字码拼写了Mackwoods,无疑是这家茶厂的户外广告,令人瞩目。大片的绿树丛中有小白点在移动,远看如白色的山羊,再仔细看,原来是当地茶农正在采摘新茶。

未进品茶室,我们先坐在这里,呼吸阳光下空气中飘着的茶叶芬芳,眺望云雾缭绕的茶山,心旷神怡,乐不可支。

游客络绎不绝。看茶山,体验制茶,茗茶,成了各国游客的一个节目。凑巧莉娜母亲也带队来到这里。她们家四口,母亲是台湾人,父亲是当地人。她和母亲、哥哥都做导游。相比莉娜,她母亲老练成熟得多,听说我喜欢茶,像遇见知音,十分热情。

品茶间是另一番景象,满墙的架子上全是这个厂生产的各种茶叶以及点缀其间的各式瓷壶。每张茶桌几乎都有游客坐着品茶,满屋茶香。茶桌的正中镂刻着茶的叶芽,绿色的,让人感受到这室内似乎也有茶生长着。

找个位置坐下后,莉娜母亲问我喜欢什么口味?要不要加奶?我知道喝红茶已是当地人生活中的重要部分,斯里兰卡有高地茶、中地茶和低地茶之分,除努瓦勒埃利耶外,主要产茶区还有乌达普色拉瓦、康提等地。乌瓦茶香味浓重,适合泡制奶茶。而努瓦勒埃利耶的茶则以色清、味香著名,最适宜泡沏清茶,其中精品被进贡英国皇室,是名副其实的御用饮品。我喜欢的正是这种纯粹的茶。

莉娜母亲听我说后,笑着套近乎:“到底是老茶客。”

茶女端上镶有金色纹饰的白瓷茶具,将一壶热气腾腾的高山红茶注入瓷杯。看着茶汤醇红透亮,我闻一下,喝一口,感觉到茶中有一种清幽的鲜花香味。莉娜母亲说,那是由于这里的茶园地处高原,气温常年较低,即使在7月份,夜晚的温度低至10℃以下,鲜叶发酵时间较长所形成的。

我想去茶园、车间看看,莉娜和她母亲很乐意做我的向导。我们在茶树丛中呼吸自然界的芬芳,又在庞大的茶叶加工场领略工业化的规模。有茶农在茶园采茶,那是位中年妇女,一身深绿服装,肤色比我还黝黑。得知我们要与她合影,她也落落大方,十分朴实。

莉娜母亲告诉我,这里的茶树从不打农药,也不施化肥,没有现代化工业的污染,非常原生态。采茶妇女都来自当地,人工成本很低,再加上机械加工的规模化,同样级别的红茶卖得比中国国内更便宜,性价比高.

“我上次带个团,有个北京游客,年龄比你还小些,买了一大包,回国后发微信给我,说买得太少了,朋友们都要,后悔没多买些。”她的话未免有推销的意思,我也知道她或许会从中获若干提成,但她说的却都是事实。我们品尝过的那款茶,每斤折合人民币才百元左右。我在样品陈列室也看到品质更高的茶,全是芽头,自然晾干,纯手工,看外形有点像白毫银针,那价格就不一般了。

临走时,我买了茶。当我怀抱着一大包走到莉娜母亲面前时,她笑逐颜开:“你买的茶,口感很纯的。够了吗?不够的话再买点,可以刷卡。”

斯里兰卡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茶叶出口国之一,在斯里兰卡的国民经济中,制茶业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斯里兰卡红茶与中国有着不解之缘。十九世纪中叶,一个叫詹姆斯*泰勒的苏格兰人在这里的咖啡园试种茶树获得成功,咖啡园主从印度引进的正是中国的茶叶树种。中国的茶树,成就了斯里兰卡红茶的传奇。

多年来,对中国的茶叶树种被传播到印度、斯里兰卡等地,有些人似乎一直有这样那样的看法,我倒是觉得,大自然赐予人类的奇珍,让世界各国更多的人共享并没什么不好。我们今天不也品味着来自别国自然界的馈赠吗,比如咖啡?范围更广些,我们今天享用的电灯、汽车、互联网等等,不都是世界各国的文明成果和科技发明吗?


前些时候,我去新西兰,品尝那里的奇异果,究其源,就是猕猴桃,树种来自中国四川。生态、环保,滋味丝毫不逊于它的发源地。由此我想再大度些,欢迎斯里兰卡等国的茶叶做得更好、更生态,也没什么不好。也许这样,对国内一些急功近利的茶企茶商,未准还是个鞭策和促进呢!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hanfenlouwengao 涵芬楼文稿 为广大茶友分享更多茶文化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hanfenlouwengao 涵芬楼文稿 为广大茶友分享更多茶文化本公众号文章网站或媒体转载须征得同意并注明出处

有用+10

客官,赏一个再走?

茶礼仪网微信钱包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分享
  1. 茶叶咨询加微信:chaliyi1 (可提供茶叶试饮)
  2. 茶礼仪网专注茶道礼仪,弘扬茶道文化。传播茶叶知识、茶道、茶艺、品茶、泡法知识。
  3. 了解更多茶叶知识,关注微信公众号:茶礼仪网
  • 茶礼仪网微信客服
  • 茶礼仪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