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茶礼仪网专注茶道礼仪,弘扬茶道文化。传播茶叶知识、茶道、茶艺、品茶、泡法知识。
您所在的位置:茶叶网>茶叶资讯>茶叶知识>菊遇,神奇的约会

菊遇,神奇的约会

2021-05-25 访问量: 28 茶礼仪网

菊遇

新疆★林贤芬

他曾经痛过一个冬天,为一个女人的转身和母亲的离世。

在那个疼痛的季节里,寂寞和悲伤仿佛从前一个世纪走来,像时间一样

漫长无际,把他的心泡得胀鼓鼓软绵绵的,他的身体如烟如雾,一直在梦里。

这个季节,不仅仅是黑夜和床才是通向梦的交通工具。他没日没夜一直追着母亲的声音行走。终于,冬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母亲不再在梦里出现了,无数个日日夜夜,他跌跌撞撞地四处寻找,无论在梦里还是在梦里的梦里。

在寻找母亲的路上,他好几次来到了一个叫克里阳的地方,在那个地方,他看见了一个与他之前遇见过的所有女人完全不同的女子。

那女子叫菊。他在梦里的八月看见叫菊的女子脸上带着湿湿嫩嫩的光,红褐色的眼神像一只握满阳光的小手,挑动着他深心早已锈蚀的弦。这个情景,这个女子,使他忘记了之前发生的所有的事,他甚至忘记了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那是太阳刚刚升起的清晨,初秋的风把都塔尔简单柔美的声音从山的那边送过来,掀动了菊女子的黄色衣裙,暖暖的黄,温暖了他的双眼和每一寸肌肤。菊女子走着,沾露带霜的黄色衣裙如梵高

笔下的向日葵,逼得他几乎要燃烧起来。他迎着晨光伸出苍白的手,想要抚摸这位女子含羞带笑的脸,“砰”的一声,女子消失了,他看见床头插着一枝芦苇蒙满灰尘的青花瓷瓶碎了一地,没有成熟就已干枯的苇絮被过堂风吹得起起伏伏。跟着一起跌落的,还有那支丢弃了一个季节的画笔。

当春天来临的时候,他从疼痛中站了起来,他想去寻找梦里总是出现的那个地方—克里阳。他不确定世界上是否真的有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是否真的有一个叫菊的女子。但是,是这个梦将他从幽暗的噩梦中叫醒,带他来到了一个浑身披着阳光的叫菊的女子存在的地方。他确信冥冥之中依旧是母亲在引着他走向某个有着美好未来的地方。

他在杏花开满枝头的四月重新拿起了画笔,他希望能蘸着四月的阳光和花香画下梦里的菊女子,还有菊女子身后那雄壮的山峰、山顶上离天如此之近的白雪,可是无论他怎样用心,画出的女子总

不是他梦中的模样,山也是那样没有气势,他开始为那个叫克里阳的地方,那个叫菊的女子失眠。

“把这包雪菊带回去喝吧,或许你会好起来。”当他第三次走进这家诊所的时候,那个中年的女医生看着他依旧布满血丝的双眼说。“雪菊?”他的心微微颤动了一下,梦里的场景一下子在眼前

铺展开来。

从那天起,他时常冲一杯雪菊茶,用滚烫的水,将血从雪菊的身体里逼出来,惊心的红,送杯,启唇,微倾,用舌尖轻抿,药香立刻游走齿颊,汤水缓缓从喉间流过,流进他的胃,再顺着血管回流到心里。然后,他便看着杯中起起落落的菊花发呆,那位黄衣女子野花儿一样的脸便从菊烟袅袅中慢慢升起渐渐清晰,然后又慢慢模糊,于是,他又回到梦里,回到梦里那个叫克里阳的地方,梦见那个叫菊的女子。

“我为什么从没有见过你却又似乎在哪里见过你?”他问菊女子

这世上所有的,藏也藏不住”菊女子答。

我想我是爱上你了。”他说。

记住该记住的,忘记该忘记的。”菊女子淡然说道。

为什么你只是出现在我的梦里?”他又问。

“因为你不知道我在哪里,为什么存在。”菊女子又说道。

“我会找到你的,不是在梦里。”他喊道。

于是他像冬天梦里的梦里寻找母亲的声音那样,一直走,一直走。终于,他站在了昆仑山下,山如梦中的山,雪如梦中的雪,他却没有看到梦中被阳光笼罩的菊女子,他看到了秋阳下一望无际的菊田里无数双褐红色的眼睛在看着他,秋风轻轻地扯着她们的衣裙,菊波荡漾。“这不就是我梦中的菊女子吗?”他对着昆仑山大喊起来。

夕阳西下的时候,他远离了克里阳乡,一路走回家,曾经万般珍爱的青花瓷瓶里的那支芦苇,如今,一路都是,千千万万,迎风摇曳,还有沙漠,横亘眼前,沙漠那边,有鸟儿的歌声传来,清亮而青春。他摸一摸自己的身体,尚有昨夜残留的一点点余温。

床边,一杯透红温热的雪菊饮,水波还在微微地起着涟漪,没有倒影。

林贤芬,女,祖籍重庆,现居新疆阿拉尔。喜欢文字,偶有小说、散文

发表。文字不是唯一的爱好,写字不为生计只为心灵,为的是这个世上爱我

的和我爱的所有而写。

本文转自《大漠青歌 诗文精选》 -- 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有用+10

客官,赏一个再走?

茶礼仪网微信钱包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分享
  1. 茶叶咨询加微信:chaliyi1 (可提供茶叶试饮)
  2. 茶礼仪网专注茶道礼仪,弘扬茶道文化。传播茶叶知识、茶道、茶艺、品茶、泡法知识。
  3. 了解更多茶叶知识,关注微信公众号:茶礼仪网
  • 茶礼仪网微信客服
  • 茶礼仪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