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茶礼仪网专注茶道礼仪,弘扬茶道文化。传播茶叶知识、茶道、茶艺、品茶、泡法知识。
您所在的位置:茶叶网>茶叶资讯>茶行业>茶业动态>两世班禅,两张照片

两世班禅,两张照片

2021-08-16 访问量: 30 茶礼仪网

1986年10月20日清晨,几宿未眠的李其康大清早就出门了,作为下关茶厂工会主席的他今天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接待任务,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下午视察下关茶厂,全厂上下都屏息以待着历史性时刻的到来。

2006年5月27日清晨,李其康再三检查数码照相机、电池和内存卡后匆匆出门,任职于下关茶厂行政部的企划主管,负责宣传、摄影、记录下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亲临下关茶厂的精彩瞬间是他责无旁贷的责任。

2015年7月退休几年的李其康在家尽享天伦之乐,闲暇时间爬山、拍照、练字、写书、寻茶……

7月初,下关的风依旧很大,9点不到提前赴约的李其康老师已坐在车里等了我们好一会儿,今天李老将带领大伙到苍山马耳峰寻茶。李老身体健硕,笑声爽朗,说话中气十足,墨镜、鸭舌帽、热水瓶、相机包,登山拍照的装备比我们小年轻还时髦、齐全。与亲历两世班禅来到下关茶厂的见证者和记录者同车,我怎会放弃这个听故事的好机会呢!

“十世班禅来的前半个多月,我们只知道有重要领导将到厂里视察工作,由于这事属于特级机密,只有高层领导知道谁来,我们直到最后两天才得知是十世班禅亲临茶厂,当时我们负责接待,又紧张又激动,生怕出一点岔子。”提起这段往事能感觉到李其康仍难掩兴奋之情。

在大家都还不知道究竟何人要到下关茶厂的时候,茶厂高层领导已将退休回乡下养老的揉茶老师傅请回厂里,揉制牛心形紧茶。因为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期间,牛心形紧茶形状特殊加工工艺复杂,增加劳动者工作强度,和宝焰商标带有“封建宗教色彩”而被迫停产,断代近20年揉制牛心形紧茶的技艺也几近失传。牛心形紧茶,亦称心脏形紧茶、蘑菇茶,因牛心形紧茶根部有一短小的茶柄,正好卡在敬香者的手指缝中,是藏区佛事活动中必不可少的供品,茶厂高层觉得用此茶品敬献班禅大师再合适不过,于是精心挑选了当年优质茶菁,由老师傅揉制近50公斤近200枚“宝焰”牌牛心形紧茶,从中精选出50枚装盒作为礼品茶送给大师、“当时一共敬献了三种茶叶,宝焰牌牛心形紧茶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班禅紧茶,绿盒子装的内销甲级沱茶,和苍山雪绿茶。”李其康回忆道。

▲1986年,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视察下关沱茶车间(摄影:李其康)

十世班禅手拿沱茶的经典瞬间是李其康非常引以为傲的作品之一,用他的话来说,能拍下这张照片完全属于“歪打正着”。80年代下关茶厂条件有限,没有专业的摄影器材,那时厂里买了一台700多元的雅西卡相机交给李其康保管,用于平日里活动拍摄,可十世班禅到茶厂视察这样的大场面哪是这台业余相机能hold住的,于是厂里请了好几位专业摄影师,并给予厚望。

十世班禅到来之前所有的接待人员,随行人员,摄影人员都有严格控制和管理,任何人都需提前报批公安部,审核准许后才能对号入列。李其康说自己是一个组织观念很强的人,当时任职工会主席负责参与接待,想到没有列入摄影师的行列就不能凑上前拍照,心里难免有些遗憾。当时负责厂方安保任务的保卫科卢科长看见他手里没拿相机,就问“其康,你拿相机照嘛。”一心想着摄影人员没有批准不能入列的李其康遗憾的回答说“我是负责接待的。”没想到卢科长说,“那么好的机会,我去说,你赶快拍照。”有了卢科长的担保,李其康拿出相机大步流星地加入摄影队伍中。当时摄影师用的都是专业相机和柯达胶卷,而他手里是雅西卡和公元胶卷,从装备上就差了专业摄影一大截。“虽然装备比不过,但是我清楚我们厂里需要怎么样的照片,胶片相机不比现在的数码相机,可以按个不停回头慢慢筛选,那个时候大家都很爱惜相机里的‘子弹’”。十世班禅在参观压制边销茶和沱茶车间的时候不停与相关人士交谈,就在众摄影师拍完这组画面往后挪的时候,李其康发现十世班禅下一个动作很有可能会拿起一枚沱茶,他大步凑上前,在十世班禅拿起沱茶的瞬间按下快门,记录下了这永恒的经典。

▲被供奉在佛寺里的班禅紧茶(李一波/图)

因为十世班禅的来访,1986年下关茶厂恢复了宝焰牌牛心形紧茶的生产,当时十世班禅叫大管家与下关茶厂协商订购了300担(15吨)宝焰牌牛心形紧茶运往青海省政协转运西藏,以后宝焰牌牛心形紧茶每年都发货运往西藏销售。“这是历史性的时刻,十世班禅让宝焰牌牛心形紧茶焕发出新的生命力,很荣幸我用照片记录下了那个时代,那个瞬间,成为了一种标志,不需要语言表达的标志。我还收到了十世班禅赠与的一支钢笔和他本人标准照片呢。”李其康骄傲地说。

20年后,2006年5月27日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来到下关茶厂,李其康拿着尼康D70S数码相机凭借丰富的经验记录下更多精彩画面,抓住了十一世班禅在边销茶车间拿起一个牛心形紧茶轻嗅的瞬间,也拍摄下了两世班禅在下关茶厂会面的珍贵时刻,“我特别记得,在展览墙前,十一世班禅专注看着十世班禅的照片,两世班禅在下关茶厂的展览馆里会面,有一种时空穿越的错觉。”李其康感慨地说。

▲2006年,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视察下关沱茶集团,在展厅里凝视十世班禅的照片(摄影:李其康)

1986年10月20日十世班禅用藏文题写了“云南省下关茶厂”厂名、这批经过大师点化重新生产的礼茶,后人亦称之为“班禅紧茶”。2006年5月27日,十一世班禅亲笔题写“世代茶缘,藏汉合欢”。下关茶厂成为了两世班禅都亲临过的唯一一家企业,成为藏汉茶缘的佳话。故事正听得意犹未尽的时候,车已经开到马耳峰下必须步行进山了,我请李老再多讲些发生在下关茶厂的故事,他逗趣地说,“你爬山跟得上我的脚步就听得到故事。”

此文转载自《普洱》杂志2015.8月刊

有用+10

客官,赏一个再走?

茶礼仪网微信钱包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分享
  1. 茶叶咨询加微信:chaliyi1 (可提供茶叶试饮)
  2. 茶礼仪网专注茶道礼仪,弘扬茶道文化。传播茶叶知识、茶道、茶艺、品茶、泡法知识。
  3. 了解更多茶叶知识,关注微信公众号:茶礼仪网
  • 茶礼仪网微信客服
  • 茶礼仪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