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茶礼仪网专注茶道礼仪,弘扬茶道文化。传播茶叶知识、茶道、茶艺、品茶、泡法知识。
您所在的位置:茶叶网>茶叶资讯>茶叶知识>滇藏自驾游 初探茶马古道

滇藏自驾游 初探茶马古道

2022-11-27 访问量: 1 茶礼仪网

苍茫高原、山川湖泊、蓝天白云,瞬息万变的景观和神奇深厚的人文内涵,位于滇西藏东的茶马古道,从来就不缺乏吸引我们走近它的理由。

行车线路:丽江—中甸—奔子栏—德钦—下盐井—上盐井—芒康—左贡—八宿—然乌—波密—通麦—鲁朗—八一—秀巴古堡—巴松错—工布江达—拉萨

总里程:1875km

彩云之南,重建香格里拉

行车里程:384km

行车路线:丽江—中甸—奔子栏—德钦

为了不延迟原定的发车时间,我们必须赶在太阳升起之前,去古城的最高点拍摄丽江全景。沿着曲折的青石路上行,天色晦暗,游客稀少,静得一丝声音都没有。路边客栈的门外偶尔看到有个熏得漆黑的水壶,底下架三五根劈柴,壶口丝丝蒸汽纠缠,盯着多看两眼,人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恍惚起来。

居高临下,丽江只是密密匝匝的一片灰屋顶。但其实,就像庭院、街道、商铺、人间烟火被淹没在灰瓦中,历史、传说和无数马帮旧事,也蛰伏在这些灰瓦之下。多年前的丽江,曾经是茶马古道上南来北往的大驿站,生息于此的纳西人一边亲自去到滇南的思茅一带“赶茶山”,一边将茶叶由马帮“走草地”运往西藏。那个年代,丽江最兴旺的就是马店,藏客们通常会在空房和走廊里生火造饭,而我们喝茶闲话的天井,不过是“花马国”的拴马场。

丽江到中甸只需大约半天时间,加油和饮食都很方便。车子在雪山峡谷间盘旋前进,低处层层林海,高处白雪皑皑,过了金沙江,路面逐渐攀升气温转凉,再往前走,酥油茶的气息浓厚起来。

中甸古称建塘,现被正式定名为香格里拉,是云南省迪庆州的首府,拥有云南最大的藏传佛教寺庙——松赞林寺。松赞林寺离县城不足5公里,坐落在一片平缓的朝南山地上,由于依托山势,更添了恢宏,远远看去殿阁层叠金顶闪耀,仿佛神话中的大城。和各地的绝大多数景点景区一样,松赞林寺也在进行如火如荼的翻修,早先黢黑敦实的寺门拆走了,售票处是临时支起的阳伞,值守的喇嘛露天里坐着和附近的乡民闲聊,平添了几分入世的烟火气。

出中甸,经纳帕草原和纳帕海,横跨金沙江,穿山越岭约100公里后到达位于川滇交界处的重镇奔子栏。翻越白茫雪山,再前行152公里,就能从半山腰上看到德钦县升平镇了。

升平镇,自唐以来就是茶马互市的集散地和沟通汉藏文化的重要通道,抗战时期,由于滇缅交通线被切断,它还一度成为南可进中原,西可出印度、缅甸的国际贸易要塞。不过时至今日,升平镇之所以为外人道,多半还得益于毗邻的梅里神山。作为藏区八大神山之首,它不但吸引着转山朝觐的藏传佛教信徒,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旅游者。在观景视野最佳的飞来寺,两年前还只有三两户藏族人家,如今却已经盖满了宾馆和饭店,不变的只有漫山经幡和清晨薄暮缥缈的桑烟。

特别提示:丽江到中甸为二级汽车专用线,一路上加油及饮食都很方便。路况基本是向上的山路,时缓时急,十分考验驾驶员耐性。奔子栏位于金沙江畔,是云南四川两省交界重镇,一般自驾车都可在此休整用餐;奔子栏前后大约有二三十公里沿江山路为沙石路面,需控制好车速,避免打滑。进入到梅里雪山地界,海拔攀升至3800米左右,没有高原驾驶经历的自驾者可能会有头晕、呼吸急促的反应,因此尽管路况良好,仍应谨慎驾驶。从梅里雪山飞来寺观景台出发16公里,经过塌方、泥石流路段,可进入明永冰川,这里不仅能看到海拔最低的冰川地貌,且盛产葡萄,当地藏人土法酿制的红葡萄酒别有风味。进入明永的路段经常塌方,进入时必须要考虑天气因素。

盐井,生存和信仰

行车里程:224km

行车路线:德钦—下盐井—上盐井—芒康

离开德钦,持续盘山。一面是万丈河谷,一面是雨季随时可能塌方的山崖,加之路面狭窄,砂石遍地,不由人不身心紧张。疙疙瘩瘩的砂石路120公里,因修路受阻两次后,终于在高原日落前抵达盐井,远远从山坡上看见盐田镜子样反射出夕照的光芒,竟然一时语塞。

所谓盐井,就是因为这是方圆数百里内唯一的产盐地。陡峭的澜沧江岸上,盐井人用木架撑起片片盐田,盐田间互有简易栈道相连通。为了提高效率,制盐的女人们(当地的制盐工作几乎都由女人来完成)往往先把江边盐井的盐水背进盐池,再趁着盐井出水的间隙,将盐水移进晒盐架。每年3~6月,澜沧江进入枯水季,阳光充足风又大,盐水质量最好;而过了这段时间,雨季来临,就很难晒出好盐了。由于出盐的季节正是澜沧江两岸桃花陆续开放的时候,3~6月的盐也因此有了个美丽的名字—“桃花盐”。尽管我们可以想见,在交通不便的漫长岁月里,盐井和洁白的桃花盐,曾在横断山脉的藏族和纳西族之间引发过怎样惊心动魄的争夺战;今天,盐井仍然逃脱不了衰落的命运。随着越来越多的袋装加碘精盐的涌入,盐井的生意受到动摇,工作时间在缩短,盐井关闭的传闻也仿佛越来越真切。将阳光和水制成人类生存所需的盐,这种曾经荣光的生存方式,是否终有一天要化做风中传说……

上盐井距下盐井约18公里,有整个西藏独一无二的天主教堂。上盐井天主教堂超过140岁高龄,据说是由两位法国神甫于1865年创立。教堂初建时,神甫向当地的头人承诺,只占用一张牛皮大小的地皮和一牛角水,头人满口答应。两个传教士于是把牛皮泡软了剪成细条圈地,把牛角锯断了盛水,头人无奈,这才许可教堂扎下根来。我们亲见了这传说牛皮条圈地盖起来的教堂,经过最近一次的整修,它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簇新了,院墙和主体建筑都有着圣洁的白色墙面,屋顶上十字架高耸,惟有院内的红色廊柱和明艳的藏式云纹,提醒我们身在何方。虽然天色尚早,已经有人陆续来祷告,是几位藏装老妪,慢吞吞进门,静悄悄坐好,眼神淡定执著,丝毫不为外界所扰。

盐井到芒康之前都在修路,翻越红拉山口,下山之后,沿芒康河一路前行,到达进藏后的第一个县城—芒康。芒康是西藏的东南门户,无论从云南还是四川入藏,必经此地。 穿过县城,正午阳光直射着路两旁的藏式民居,迎面来的风都带着高原式的强悍。

特别提示:从德钦出发到盐井,车辆沿澜沧江河谷行驶,山路崎岖,路面狭窄,有塌方和泥石流的潜在危险。上、下盐井交叉口,路牌灰暗不易发现,去下盐井的朋友最好多停车问问当地人。通往下盐井的盐田约有8公里山路狭窄,会车困难,应尤其小心。下盐井不属于开放的旅游地,如果有需食宿,可返回上盐井的小镇,但接待能力和卫生条件也很有限。从盐井到芒康目前全线修路,车辆将会在灰尘、泥石、碎石和施工路基上行驶,并随时封路,如遇封路只能原地等待,通路时间要视具体情况,短则半小时,长则半天。鉴于此路段充满不确定因素,且路况差,行驶极其缓慢,油耗增高,整段山路上也很难找到加油站,自驾者应提前加满油箱,并带足干粮和饮用水以备不时之需。

高原波光

行车里程:571km

行车路线:芒康—左贡—八宿—然乌—波密

芒康是进藏后的第一个县城,说是县城,其实看起来更像是内地的小镇,街道倒是规范整洁,街面上的建筑带有显著的藏式风格。稍事休息后再启程,出了芒康之后又开始翻山,路是一副持续地修却怎么也修不好的样子。151公里到左贡,颠簸了一路,泥泞和烟尘糊得车牌号都无法辨认。从左贡开始有了柏油路,但也是时断时续,经过邦达,大半天时间能赶到八宿。八宿并不大,一条简单的主干道,两侧宾馆饭店满足基本的食宿需求,再往前走90公里,就是然乌湖了。

然乌湖海拔3850米,湖面秀美狭长向南延伸,湖水则是温润而带有乳色的绿,远观如同一块美玉。然乌湖畔雪峰林立,小型冰川直插湖中。往南离开318国道,朝察隅方向前行8公里,车道沿湖偏侧15度,原本若隐若现的雪山蓦然显露,群峰连绵,一览无余。近处,藏民的村落炊烟袅袅,湖面鸥鸟翱翔,停车漫步,乐不思归。

车出然乌,129公里到波密,海拔渐低林木葱郁,流水相伴。随公路蜿蜒而下有一段河道,落差稳定,不徐也不急,我猜想它一定有均匀的大石铺底,所以才能长出哈达般的容貌,发出竖琴样的声音。

特别提示;芒康位于藏、滇、川三省(区)交界处,是西藏的东南门户,往西有两个岔路口,左边去往西藏腹地,右边通往四川,遇此路口一定要分清方向,千万别南辕北辙了。芒康之后全是砂石路面,尘土飞扬,如前方有车,驾驶者视线几乎只有2~3米,路侧就是万丈悬崖,没有良好的判断力和足够胆量,不建议超车。沿途翻越海拔5000米以上的东达山,身体状况尚未适应高原的自驾者应该提前做好应对准备。芒康到左贡路段需要提前准备充足燃料,因为路上虽然可找到少量小型加油站,但油品让人很不放心。左贡到邦达有时断时续的柏油路,但仍然是盘山。从邦达到八宿路况见好,路边时时能看见武警竖立的行车安全提示标语和紧急联系电话。然乌湖沿湖都是土路,需谨慎驾驶,但到波密路况良好,加油和食宿也都有保障。沿途中石油、中石化加油站很多,但油价并不统一,高低差距有时还很大。

天险变通途

行车里程:180km

行车路线:波密—通麦—鲁朗—八一

波密之后进入大面积原始森林,柏油路像一条白练在密林中穿过,约90公里后,进入传说中的“通麦天险”。传统意义上的通麦天险,主要指通麦至排龙的15公里,由于当地气候潮湿、山体疏松,即便不在雨季,也极易发生泥石流和塌方。因此过去滇藏川藏“走草地”的藏客,宁可北上高原,远远地绕道丁青、巴青或者洛隆、边坝,也不会赌上性命和家当挑战通麦。好在如今道路保障远胜从前,除道路相对较窄,会车不便之外,大型滑坡断路情况已很少出现,万一塌方,也能基本实现当天恢复通车。如此说来,“通麦天险”成为历史名词,实在是指日可待。

驶出通麦,车道变宽,见到柏油路面,离鲁朗就不远了。鲁朗以林海著称,高大的树木漫山遍野,低处草滩上散落着牛羊,秀美的溪流从草滩上流过,勾勒出圆润舒展的线条,偶尔会有整块儿整块儿怒放的油菜花,就像神奇的阿拉伯飞毯,金灿灿一片,让人不忍逼视。房子总能找到最合适的地方落脚,坡度平缓的屋顶从容不迫。一恍惚,还以为到了南疆。

穿过林海,色季拉山就在前方。不过也许你并不着急赶路,路况怡人,你可以像我们一样停车休息一会儿,顺便问问色季拉山有多远,假设对面来了一位牵牛回家的藏族老乡,面容黝黑,笑容灿烂。你上前相问,得到的回答多半是诗一样的语言:当你看到满山的杜鹃花,色季拉就到了。驶出色季拉杜鹃花海一路下坡,继续行车20余公里,抵达林芝地区首府八一镇。坐落在尼洋河畔的八一镇海拔2400米,是距离拉萨最近的繁华所在,最适宜抵达圣城拉萨前的修整。住上一夜,次日不用太早醒来,照样能轻松赶到拉萨。

特别提示:波密到八一,除了要经过通麦天险,路况基本良好,全线柏油路面,视线和风景也极赏心悦目,但越是通途,越是要防止驾驶当中的麻痹大意,谨慎驾驶仍然必要。现在的通麦除了道路狭窄,不便会车外,基本比较通畅,即便遇到塌方、泥石流,武警官兵也能及时赶到现场排险。需要注意的是,过通麦大桥岗哨禁止拍照,而且只能以单向单车的方式放车辆过桥。穿过鲁朗林海,就是海拔4702米的色季拉山,春夏时这里杜鹃盛开,在不吝惜自己胶卷的同时,请注意控制情绪,不要过分激动,因为这里海拔仍在5000米左右。

巴松错神迹

行车里程:516km

行车路线:八一—秀巴古堡—巴松错—工布江达—拉萨

如果路上时间充裕,秀巴古堡是值得一看的地方,说是古堡,其实是年深日久废弃的雕楼。古老的雕楼相信主要还是用于军事,瞭望、投射,可攻可守。据说,老雕楼也有的完全用石块垒成,由于不使用任何黏合剂,两军交战,一受到外力冲撞就彻底瓦解。于是特别留心秀巴的雕楼,石缝之间果然有泥土填充的印记。只可惜,任是这样也经不起岁月剥蚀,秀巴的大小7座雕楼,现在只留下5座,消失的十之八九化做了我们脚下的乱石堆。硕果仅存的,成群的乌鸦在里面筑巢安了家,小乌鸦嗷嗷待哺,叫声传得很远,听着越发显出这些遗迹的风雨飘摇。

去巴松错需要驶离国道约40公里,由于路况良好,1小时车程绰绰有余。不同于然乌湖水的色如美玉,巴松错湖水碧绿澄澈超乎想象,像是玲珑剔透的极品翡翠,只需看一眼,清凉之意已直入肺腑。我们从湖上浮桥走过,正赶上当地乡民饲鱼,年轻的门巴族女孩大把大把将糌粑朝湖里洒,糌粑落处游鱼齐聚,小的三寸,大的盈尺,密密麻麻,为平静的湖水带来灵动之气。巴松错作为宁玛派著名的神湖,湖心岛上的错宗工巴寺和同在林芝地区但名声更响的喇嘛林寺一样,信奉生殖崇拜和性力修行,和寺庙本身的规模相比,分列寺门左右的男女生殖器图腾显得尤其突出。寺里的值守喇嘛估计已经习惯了游客猎奇式的留影,嘴里含着一大块奶渣坐在门口的调凳上,满脸是天塌下来都不为所动的表情。

游毕巴松错,返回318国道,翻越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口,过达孜西行,拉萨河上突然来了暴风雨,冰雹敲窗,风里雨里前行了十多分钟,天晴了,远远就看到布达拉宫,圣城拉萨就在眼前。

特别提示:八一到拉萨路况良好,行程终点将近,自驾者应养足精神,避免疲劳驾驶。另外,切记要尊重当地习俗,如遇牛群羊群缓慢通过路面,请耐心等待,狂按喇叭是无济于事的。巴松错天气多变,最好备上雨具。沿拉萨河前行,距约80公里处可远观甘丹寺,通往甘丹寺的山路蜿蜒,值得停车一拍。如果到拉萨的时候是傍晚时分,不用急着进城,沿拉萨河往前找个合适的高地,远眺夕阳中的布达拉宫,别有一番韵味。

相关热词:
茶马古道
初探
自驾游

有用+10

客官,赏一个再走?

茶礼仪网微信钱包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分享